外国人写中文博客列表

祢衡何往之?

2011年04月13日 | 分类: 中国当代艺术, 中外关系, 创意

快看完《三国演义》了。作为四大名著之一,也作为世界文学珍品之一,开这本书之前我的期待已经很高,不过它实在超越了我所有的期望。我家里的两排大书柜有各国各代的小说和文学经典,但《三国演义》已经要算在最佳十个里面。不仅是情节异常曲折,而且能接近遭遇早先中国文化和思维方式。 虽然能看懂《孙子兵法》里的“兵者诡道也”,但看《三国演义》以后才开始明白这条原则有多么深远。阅读的每一个字一直感觉很有幸。这次不多说,我看完以后专门写关于这本书的文章。


小说里面很多角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中一位是祢衡(公元173-198),字正平,东汉末年名士和文学家。因为当时曹操想招安刘表,考虑到刘表喜欢附庸风雅,找一位名流担当此任,孔融保举了祢衡。孔融在奏表中称祢衡可与贾谊比美,“淑质贞亮,英才卓跞”、“飞辩骋词,溢气坌涌”,虽然只有24岁,但祢衡声名卓著,但结果没有如所预料。《三国演义》的相关原文如下,已经知道细节的朋友可以往下滚三个段落:


帝览表,以付曹操。操遂使人召衡至。礼毕,操不命坐。祢衡仰天叹曰:“天地虽阔,何无一人也!”操曰:“吾手下有数十人,皆当世英雄,何谓无人?”衡曰:“愿闻。”操曰:“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机深智远,虽萧何、陈平不及也。张辽、许褚、李典、乐进,勇不可当,虽岑彭、马武不及也。吕虔、满宠为从事,于禁、徐晃为先锋;夏侯惇天下奇才,曹子孝世间福将。安得无人?”衡笑曰:“公言差矣!此等人物,吾尽识之:荀彧可使吊丧问疾,荀攸可使看坟守墓,程昱可使关门闭户,郭嘉可使白词念赋,张辽可使击鼓鸣金,许褚可使牧牛放马,乐进可使取状读招,李典可使传书送檄,吕虔可使磨刀铸剑,满宠可使饮酒食糟,于禁可使负版筑墙,徐晃可使屠猪杀狗;夏侯惇称为完体将军,曹子孝呼为要钱太守。其余皆是衣架、饭囊、酒桶、肉袋耳!”操怒曰:“汝有何能?”衡曰:“天文地理,无一不通;三教九流,无所不晓;上可以致君为尧、舜,下可以配德于孔、颜。岂与俗子共论乎!”时止有张辽在侧,掣剑欲斩之。



操曰:“吾正少一鼓吏;早晚朝贺宴享,可令祢衡充此职。”衡不推辞,应声而去。辽曰:“此人出言不逊,何不杀之?”操曰:“此人素有虚名,远近所闻。今日杀之,天下必谓我不能容物。彼自以为能,故令为鼓吏以辱之。”来日,操于省厅上大宴宾客,令鼓吏挝鼓。旧吏云:“挝鼓必换新衣。”衡穿旧衣而入。遂击鼓为《渔阳三挝》。音节殊妙,渊渊有金石声。坐客听之,莫不慷慨流涕。左右喝曰:“何不更衣!”衡当面脱下旧破衣服,裸体而立,浑身尽露。坐客皆掩面。衡乃徐徐着裤,颜色不变。操叱曰:“庙堂之上,何太无礼?”衡曰:“欺君罔上乃谓无礼。吾露父母之形,以显清白之体耳!”操曰:“汝为清白,谁为污浊?”衡曰:“汝不识贤愚,是眼浊也;不读诗书,是口浊也;不纳忠言,是耳浊也;不通古今,是身浊也;不容诸侯,是腹浊也;常怀篡逆,是心浊也!吾乃天下名士,用为鼓吏,是犹阳货轻仲尼,臧仓毁孟子耳!欲成王霸之业,而如此轻人耶?”


后来曹操就把祢衡遣送给刘表,但祢衡对刘表“虽颂德,实讥讽”。刘表就又把他送去给江夏太守黄祖。后来有人问刘表为什么不杀祢衡,刘表回答说:“祢衡数辱曹操,操不杀者,恐失人望;故令作使于我,欲借我手杀之,使我受害之名也。吾今遣去见黄祖,使曹操知我有识。”黄祖请祢衡喝酒,边问祢衡对他有什么评价。祢衡回答说:“汝似庙中之神,虽受祭祀,恨无灵验”。结果黄祖大怒把时年26岁的祢衡给斩了。最后黄祖对杀害祢衡一事感到十分后悔,便给他做厚葬。这墓地现今可以在武汉市汉阳龟山南麓园丁园西侧的小路边看到。



我有和朋友谈过祢衡之事,朋友说祢衡的素质很差、不懂礼数、目空一切。网上也找到了不少评论这么说。我和这个朋友和网友的看法有不同。根据祢衡的名声,他不可能不懂礼数,但他是一个“见善若惊,嫉恶如仇”的人。同样他也不是随便骂人,而他对每个被曹操称“天下奇才”和“当世英雄”的人提出了很具体的谴责。其实骂曹操的人很多,但他们多半是武装骑马的敌方将军。其中被曹操杀的人也很多,但我没听朋友说他们都不懂礼数。祢衡是唯一骂曹操的徒手,只依靠自己的声誉自卫。他的主要特点可能是他用言语斗争统治者。虽然对他的风格各人有自己的看法,但他的勇敢比那些将军一定要大多了。最主要是从上下文来看,祢衡是把很多人心里想的说出来。这也可能是中西文化差别之一,虽然我这个金丝猴已经呆在天朝十年了,但脑子好像还没洗干净了,一直认为一个社会如果听不到直言不讳的声音的话,它很容易被引入歧途的。


因为我的汉语水平特别有限,三国时的古文我实在看不懂,后来我为了查看祢衡事件的客观记录买了一本《白话三国志》。但白话版不是给全部原文翻译,祢衡的段落刚好也没翻译过来。所以我只能大概参考一下《三国志》的相关原文,确认正史好像和小说不少方面是一样的。


后来我考虑到了,三国时中国人口只有6000万,现今有它的20多倍,那怎么看不见20多的祢衡呢?可能虽然他去世1800多年以前的,祢衡的“惊人之语”和“惊人之举”仍算超过极限吧,真够前卫!陈寿大师也蛮懂前卫的,也快1800年前在《三国志》里给后代留下批评统治者事件的全面并不偏不倚的记录,这年头谁能和他相比


你喜欢这篇文章吗?请帮我改善我的中文写作能力,用文章的维客版纠正语法、句法、词汇错误。革命尚未成功,网友仍须努力!多谢你:)



我要评论



“祢衡何往之?”有35 个评论

Avatar

2011年04月14日 上午 12:35

古人云——欲灭其国,必先去其史 历史的重要性就不多讨论了,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中国的历史是唯一没有断续的,印度的历史都得从中国的古籍里找,可见中国对于历史的重视程度,随意的改变历史是从清朝开始的,这也是一个落后民族统治一个先进民族的悲哀。先讲个小故事吧。先秦时期的齐国庄公姜光因与大臣的老婆通奸而被杀,但他毕竟一国之君,于是齐国的太史对这一大案做了记录曰:“崔杼弑其君。”崔杼一怒之下,把太史杀了。太史的弟弟接着照写,崔杼照杀不误。但他过于相信刀斧的威力,太史的二弟仍然接着照写。远在外地的南史氏听说崔杼连杀两位史官,也毫不畏惧地拿着简册赶往都城,准备照写。崔杼见如此杀下去,不但不能掩盖自己弑君的事实,反而罪过更大,只好罢休。南史氏听说崔杼不再杀人,才放心地返回住地。
唐太宗曾经命令史官不要记录对自己不利的历史记录,史官拒绝,唐太宗只得作罢。可见记录中国历史的严正性,更不用说县有县志——一个县城地方上发生事情的记录,家族有族谱,还有野史,趣闻,古诗等等的佐证,所以中国历史是可以反复验证的,不是谁都能串改的了的,最终也改变不了。
虽说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但是也经不住在中国的反复严正,而且中国历来重视历史,即便是明朝的皇帝各种荒唐行径在正史也有记录的。

回复

Avatar

键盘上的烟灰

2011年05月16日 下午 9:04

偶然看见博主大作,刚巧看了特洛伊,以前一直没机会看,觉得西方文明的起源希腊罗马乃至中世纪时的欧洲都是有骑士精神的,战争,行为准则莫不如此,讲究个光明正大,在你看来,祢衡这种人毫无疑问是有骑士精神的,直言不讳,敢于批判,但不过是一书生而,曹操是个实用主义的枭雄,最不重虚名,看重的是人的真才实学,而不是夸夸其谈或是气节,此人没有桑弘羊的财智,亦无郭嘉的计谋,也无许褚的勇武,在乱世要之何用,我争霸天下要跟你学气节么,这就是腐儒一个,若有大才,当留有用之身干出一番事业,如诸葛亮,原也不过是在襄阳士子中有些虚名,后辅佐刘备才成就其一生,若无此功绩,后人根本不会记述襄阳有个诸葛亮,自比管仲,乐毅

回复

范德文

2011年05月17日 下午 1:23| 编辑

谢谢键盘上的烟灰网友写那么深刻的评论。这篇文章的评论已经不少,如果我试图总结大家的看法的话,那应该是:祢衡虽然有些才能,但他没有成就,更主要的是他自大而不懂礼数,所以此人不值得我们的支持。2007年人民网的一篇文章把祢衡说成“中国最早的愤青”,但愤青能在打击《渔阳三叠》的鼓乐“音节殊妙,渊渊有金石声”、令在座的宾客流下眼泪吗?

其实,我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我一直很想知道:曹操和刘表不敢杀祢衡因为“恐失人望”,那不意味着一个社会的书生在批评统治者享有特权吗?如果是的话,那也不意味着如果书生去利用这特权说出刁民不敢说的事情、而不只是管自己的饭碗,他就是值得我们的支持吗?

最后,恐怕本人写不了什么大作,这边分享的只是浅见。不过在你这样的评论上,我能学到很多,希望以后能常来!

回复

键盘上的烟灰

2011年05月18日 上午 10:45| 编辑

我懂博主的意思,是觉得他起到了好比监察御史的作用,可这人目空一切,把曹操手下大将说得一无是处,确实是一个愤青,什么都看不惯。以言官御史势力最强大时的明朝为例,张居正专权,可他干了很多实事,照样很多言官御史骂他,这其实起到一个监督的作用,让当权者不能不有所顾忌,可这类人往往是不懂变通的,治理国家大事不用权谋,不懂变通全按言官御史们的道德准则行事是行不通的,可这些人往往在士子文人中颇有名气,得罪他们又不利风评,可能还会影响声誉,史书上骂得你体无完肤,好比严嵩,有名的大奸臣,可他当政的20年是大明中后期活得最有滋有味的时候,经济文化发展,名臣辈出,东南启用胡宗宪平倭,杨博镇守北疆,嘉靖帝几十年不上朝,潜心修行,不问政事,虽然他也结党营私,但尚没他儿子过分,他当政时由于官府不管事,民间就过得好一点,只不过朝廷的财政是烂了一点,导致民富国贫,严嵩总揽中枢,由于其名声极差,政敌极多,导致其不可能不努力稳住大局,以免遭攻击,不能否认其当政时朝廷尚未糜烂,其还是有施政才能的,可他杀了沈炼,结怨士林,犯了大忌,导致被骂得一无是处,其实很多时候都是为嘉靖帝挡子弹了,后人归其人在明史奸臣传,当真可怜,未免有失偏颇。后崇祯帝初上台,干掉魏忠贤,启用在士林中有声望的东林党,被寄予厚望,可就是这帮人迂腐不堪,热衷党争,导致内外糜烂,终致李自成攻破北京,满清入关,河山变色,可见这种人有些小才,不能大用,治理江山终究还是要曹操,张居正这些人啊。不过我同意你说的社会应该包容这些人,兼听则明嘛

回复

Avatar

2011年04月14日 上午 12:08

其实祢衡的那一番话在中国人眼中是一种自我推荐,不要想的那么多。大致上他意思是你们这些人都不行,我行。按中国固有的礼贤下士的态度套路来,曹操应该站起身施礼,诚恳的问:“公有何教我。”这个是一种自抬身价的做法。毕竟祢衡年龄不大但是名气不小嘛,他还是有资格这么做的。但是曹操的风格并不是喜欢标新立异的人,也不喜欢空口白话,曹操更注重欢实际,而祢衡也只是有名而已,有名也没有什么建树,如果有或者说想做些什么的话也不会等到曹操基本平定了北方才出来说这些。可能你不太了解中国历史,中国冷兵器时代历来统一都是由北至南,至于原因很多就不说了,所以说统一了北方基本等于统一了中国,那时的政治文化中心都在北方,在曹操看来祢衡是一个狂妄无知,投机取巧,来谋取出路的家伙。而中国历史也不是你所了解的那么简单,下一篇再说。

回复

Avatar

2011年04月14日 上午 1:07

中国的文化中心在宋以前都是北方,宋以后才逐渐转为南方,主要原因是北方多战乱,破坏性太大,大时代的气候因素等等,但是首都政治基本上都在北方除了一些地方性质的政权大部分吧。解释一下为什么冷兵器时代得到北方等于得到中国,中国有两个战略天然屏障,这个先不解释了,需要太多解释,第一个是长城,第二个是秦岭,得到长城可攻可守,得到秦岭就属于防守反击了,这是一。天气因素,由北至南作战,越越热,衣服月穿越少,而由南至北,天气越打越冷,苦寒的气候,这是二。北方四战之地即便在太平年间也得面对北方草原崛起的部族作战,比如你们熟悉的蒙古,说实话蒙古人的战斗力比不上女真人,突厥人,柔然人,鲜卑人,匈奴人,女真人,等等,长期战争使北方人适应战争,而南方人在少战争和温暖的地方可想而知哪个难打和哪个能打了,这是三。最终要的是马,中国的战争随便打也有上万人,多一些上数十万,上百万等等,作战辐射是上千里计算的,所以马是非常重要的,你们看中国都是轻骑兵,没什么重铠骑士,为什么?你们那骑士也就在自己地头一个城主三个骑士上打打吧,奔袭个上千里还不累死!扯远了,中国北方出马,有草原和平原能养马,战可战退可退,第四。 这主要原因次要的篇幅原因就不说了,希望你能明白。

回复

Avatar

vajra

2011年04月14日 下午 9:42

中国历史上敢于对统治者仗义执言的还是不少的,尤其是一个真正的儒者,真正秉承君臣之礼的话,是将对皇帝的直言视为誓死捍卫的、至高无上的“礼”。当然,纵观历史,真正的儒者总是少数。
既然你喜欢这类小说,估计你对隋唐演义这类的也会喜欢,虽然它们不是四大名著,但对于喜欢这口的人来说,看过这些小说和里面的人物才过瘾。

回复

Avatar

snaker

2011年04月15日 下午 1:23

哼哼!看来摇滚和嬉皮的精神在中国早就有了,只是那时叫这种人为狂士,虽然用的道具不同,一个用语言,一个用歌声,一个用打扮,但是实质和动作差不多,都是用夸张的形式来起到引人注目的效果,因此可以说他是哗众取宠,但是怎么说其实不重要,应该给这些人说句好话,这些人就像夜空的那个烟花,虽然自己在炫耀中烧掉,可是却打破了夜空的沉寂,不会让夜空死气沉沉,这个有点像那个人类历史里的基因突变,没有这些,人类历史永远是单细胞的历史。有这样的想法,是不是中国如果不是由秦始皇统一了,而是一直保持着春秋战国那个状态,有了百家争鸣,会不会演变出欧洲那样的文化出来呢?
另外扯一个比较有趣的摇滚音乐的,就是摇滚乐金属摇滚的电吉他是要经过失真器的,把和谐的吉他和弦声变成喳喳响的充满不和谐的奇次谐波的声音,说这种声音才有张力,嘿嘿!

回复

Avatar

清风鉴月

2011年08月13日 下午 3:28

范先生看三国时注意了古地名吗?青州,冀州,并州,兖州,建邺、柴桑,知道是现在的哪儿吗?

回复

范德文

2011年08月14日 上午 4:42| 编辑

我刚好想起想要一个地图把当时和今日地点画出来。清风鉴月朋友有这样的地图给我推荐吗

回复

Avatar

范德文

2011年04月14日 下午 1:21

谢谢你分享那么多观点,风网友。我学到了很多。

恐怕我对祢衡的看法还是没改变:我认为这个人是一位特立独行者,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很不礼貌并很危险,但他早决定了阐明他的观点。特立独行者跟一般人想得不一样,他们的价值也恰恰在那儿。本网站的所有讲创意的资料也大概是这个结论。

虽然如此,但咱们的看法也有很多共同点:我非常同意你所说的“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也同意“历史是可以反复验证”,包括通过野史、趣闻、族谱、诗的记录。不过我几个中国朋友的族谱已经没有了,不是他们从来都没有,也不是他们对自己的族谱没兴趣,但不久前家有族谱比较危险,估计你知道我指的哪个年代。此外,提到对当代领导不利的历史的诗也很少见吧,要不你来读一个?

不过根据你提到的崔杼和唐太宗的例子,我又同意“历史不是谁都能串改的了的,最终也改变不了”,只要我们不仅对统治者的观点清楚,而且也知道批评者的观点,包括当代事件的描述,那就可以了。这也大概是这文章的重点。

剩下的民族话题恐怕有点跑题了,不过也感谢你分享这方面的观点,有可能改天我可以利用他们写成另一个文章。辛苦你了:)

回复

Avatar

2011年04月14日 下午 11:04

祢衡的确是特立独行,但是他的特立独行也不过就是骂了,留给更多人的记忆也就是骂,本事嘛,别的没看到,就一张嘴够狠。最后落个横死他乡。他看不起任何人,包括已经死了的人,他的生命也毫无价值,留给世人的印象就是自绝于人前,或者他很有本事,或者他很有才能,或者他很有看法,或许他能改变什么。然后呢? 死了 死的毫无价值
从祢衡身上得到的经验是 人必须要适应环境 才能融入环境 进而改变环境。

回复

范德文

2011年04月15日 下午 12:09| 编辑

风网友,在我看来,祢衡不是看不起谁,他所有的行为来自他对曹操统治的正当有意见。他去刘表之前提出主要观点:“吾乃汉朝之臣,不作曹瞒之党”。虽然如此,当黄祖问他:“君在许都有何人物?”,祢衡仍提出孔融和杨秀,“除此二人,别无人物”。我没认为祢衡是特别骂人,因为骂人很容易,小孩也做得到。而他很具体指责曹操大臣的“污浊”,即腐败。

当然方法自大、不聪明,等,但你觉得这样的人对社会没有贡献吗?

关于远志小草网友上面提到的韩寒,虽然年龄相似,但他比祢衡聪明多了。我相信真正的当代祢衡不会有生命危险,但会遇到别的困难,比如因经济犯罪控告和媒体的造谣中伤活动。

回复

Avatar

远志小草

2011年04月14日 下午 11:30

如果对《三国演义》去做深入研究,就要联系它的成书年代了,不过我们不是专家,不比研究这么深,说点浅显的吧。
易中天教授说过,秦汉时期,是中国人虎和豹的时候,越到后来,中国人学聪明了,变成了狼和羊的时代,所以现在没有祢衡这类直言不讳的人,因为现在的人,要么做狼,要么做羊。
我认为易中天还是说得有点道理的。

回复

Avatar

远志小草

2011年04月14日 下午 11:33

这种白话文《三国》还是有点吃力啊,第一次看是小学5年级吧,都11年过去了。像“淑质贞亮,英才卓跞”、“飞辩骋词,溢气坌涌”这类词还是不会翻译,不过这些品鉴人物的词真写得不错。

回复

Avatar

远志小草

2011年04月14日 下午 11:37

范德文,韩寒算不算个祢衡?

回复

Avatar

范德文

2011年04月15日 下午 3:14

snaker你好,好久不见!“夜空的烟花”。。。这个比喻有意思,还是荷兰语的“晴天打雷”(een donderslag bij heldere hemel),看哪个更合适;)

回复

Avatar

Snaker

2011年04月15日 下午 5:04

呵呵,“烟火”应该是“礼花”更好些,另外不太明白你说的“晴天打雷”。一直有关注你这个网站,也很喜欢范先生,很喜欢你这里讨论的问题,我是个好奇心比较大的人,喜欢东了解一些,西关注一点,所以喜欢这里,而且以后那一天能还可以跟别人说我在你这里是百名内的注册者,满足我一点小小虚荣心,呵呵。

回复

Avatar

范德文

2011年04月15日 下午 6:02

谢谢你的关注,snaker老友,我会继续努力。“晴天打雷”在荷兰语是意味着突然之间完全惊人的事,就像晴天时候突然打雷一样。此外,这个说法一般比较合适描述负面的事件,所以我把它在你的“夜空烟花”加上,每个人可以根据TA对祢衡的评价选择一个:)

回复

小杜

2011年04月20日 上午 9:57| 编辑

老范不知道中文的“晴天霹雳”吗?和你说的这个荷兰语应该是一个意思吧,好像不大适合用在对人的评价上哦。

回复

范德文

2011年04月21日 下午 3:48| 编辑

谢谢小杜教我这个成语,看来意思很相似。其实这里不是在描述人,但在描述人的行为中用,你说行吗?

回复

小杜

2011年04月21日 下午 5:19| 编辑

中文里好像“晴天霹雳”还真不能用来描述行为,只能用来形容事件。描述这种特立独行的人还是用snaker说的“夜空里的礼花”或者“XXX的奇葩”吧。

回复

小杜

2011年04月21日 下午 5:30| 编辑

“晴天霹雳”和“奇葩”的区别就是“突然”和“偶然”的区别。这种人在历史上是“偶然”出现的,不能说是“突然”出现的哦。

回复

范德文

2011年04月22日 下午 7:36| 编辑

好,知道了,再次感谢小杜老师!

回复

Avatar

远志小草

2011年04月15日 下午 9:24

给老范一个建议
如果你是要研究历史的话,可以不必看《三国演义》,这类书太不客观了。把袁绍,刘表描绘得一无是处,这些人虽说不上是英雄,但也是一时人杰,正史上记载,刘表当年可是一人一马安定了荆州地区的,荆州地区,行政区划相当于现在一个省。刘表没带一个随从,没带一个兵,带个上任令单枪匹马就奔过去。
不过看正史太乏味,老范加油。

回复

Avatar

范德文

2011年04月15日 下午 10:00

谢谢远志小草网友的建议,不过小说和正史的区别我在文章里已经提到过,也说明了祢衡事件的主要方面在《三国志》和小说一样了,包括他被选做鼓师,并宴会时大臣要求他换衣服以后“以次脱衣,裸身而立”。此外,我也准备看完《三国演义》以后看《白话三国志》,好像快没时间吃饭呢!

回复

Avatar

远志小草

2011年04月16日 下午 4:21

《三国演义》本身是本非常好看的书,所以我再推荐老范看下94版《三国演义》,演员阵容非常强大,拍摄的效果也十分好,场面壮观,气势恢宏。人物性格把握得也到位,把曹操的阴险,刘备的仁都演绎得淋漓尽致。前几集东汉末年的可能比较乏味,到了18路诸侯大战虎牢关,主角都出来,就十分精彩了、

回复

Avatar

萤火虫

2011年04月17日 上午 11:55

说到祢衡,其实蛮有意思的。当时有才气又有名的人大多有点狂傲。像诸葛亮要刘备三顾茅庐才肯出山,庞统未得到重用时也是终日饮酒不理政事。

从祢衡自己的话:“吾乃天下名士,用为鼓吏,是犹阳货轻仲尼,臧仓毁孟子耳!欲成王霸之业,而如此轻人耶?”也可以看出,他大骂曹操,恐怕对统治者不满是次要因素,未得到重视与礼遇才是主要因素吧!

其实曹操也有礼贤下士的时候,例如许攸,庞统。不过那都是他急需用人之时,如果不是官渡赤壁,也许他的态度会不同?

中国有句古语:‘士为知己者死。’我常常想,如果祢衡遇到的是刘备,而诸葛亮遇到曹操,结果会不一样吗?

回复

Avatar

范德文

2011年04月17日 下午 3:17

网友们你们太棒了,和你们谈三国角色实在很有意思:)楼上的萤火虫提到的问题我也想过,包括诸葛亮在出山之前“每常自比管仲、乐毅”,而被司马微认为“其才不可量”。

那么在他人和对自已的评价上,诸葛亮和祢衡看来相似,不过刘备和曹操在请求两个人的方法有不同,对此张飞有意见:“量一村夫,何必哥哥自去,可使人唤来便了。”玄德叱曰:“汝岂不闻孟子云:欲见贤而不以其道,犹欲其入而闭之门也。孔明当世大贤,岂可召乎!”

这使我想起《管子》里的一句话:“天下不患无臣,患无君以使之”。这个原则看来一直到信息时代有效:统治者的最主要能力在于判断出并雇用国度的最有天赋的人。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它在整个《三国演义》也是一个关键主题:由于有天赋的人从来不缺少受雇机会,这个能力一方面依靠统治者的礼数,但最后最依靠他的道德。

回复

Avatar

dddddddd

2011年04月24日 下午 3:12

明朝这类人最多,

回复

Avatar

萤火虫

2011年04月30日 上午 10:37

外国人能看三国演义的就不多,没想到博主连管子都能随口引用,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祢衡这种行为中文也有个成语来描述,‘惊世骇俗’。

期待看到博主写出更多精彩的‘论三国’文章。

回复

Avatar

Fiona

2011年05月06日 下午 9:56

中国有俗语“少不看《西游》 老不看《三国》” 不过 你对中国三国名著 分析的很透彻 佩服 你对中国的了解深度 欣赏你的才华。

回复

Avatar

正确处理男女关系

2011年12月19日 下午 6:02

博主,你真的很强大!

让我这个浮躁的80后青年无比佩服。

回复

范德文

2011年12月27日 下午 10:37| 编辑

正确处理男女关系同志指祢衡吧,博主只是玩儿来的而已

回复

Avatar

法国荷兰比利时

2012年05月10日 下午 3:58

不同视角,不同需要,
有从个人功利角度说的
有从社会功能完善与平衡说的
祢衡能为诸君所用,也是一种荣幸。
如果他不折腾,从了曹君,那很可能就是一个循吏,老死食槽
他折腾了,26岁就hi到爆掉,结果成为一段公案,后世拿来做话题

慷慨赴死换名声,在魏晋那种求名发疯的时代估计很赚8

回复

分类文章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