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写中文博客列表

玩儿经济魔术

2010年02月23日 | 分类: 经济

不管韩寒怎么说,我想最后还是刘谦的表演在春晚最打动人家了。只要我们记住,真正的魔术只能在书里有,所以看到魔术时,我们应该意识到肯定会有些蹊跷。


其实,在过去一年,我看全球经济发展时,给我就像看刘谦的魔术一样的感觉:必有蹊跷。


首先说一下,比我懂经济的人很多,其中会写地道的汉语的人也很多。那么这里不必重复谢国忠或媒体已经所报道的事情,今天我只来介绍对目前经济情况两个主要概念:资产评估和高校资本分派。


虽然价值是一种主观概念,我们可以用依靠经验分析来测定它。这样来做的话,资产价值就取决运营资产的收入流。股票的收入流是公司的利润或股息。房子的收入流就是租金(你自己住的话就是你能节省的租金)。资产价和它的收入流的比例就叫做“市盈率”,或者说,你需要几次当年的收入流来回报你的投资。


为了给我们一个参考,我们可以去查一个国家的好几年的所有上市企业的平均市盈率,来计算它的长期平均数。因为虽然有了经济周期,我们可以用长期平均数来判断在目前的周期当中,市盈率是不是合理的。比如,在经济扩张当中,我们的市盈率可能要在长期平均数以上。在经济危机当中,它应该在平均数一下。



在上述的图表上可以看到美国标准普尔指数(Standard & Poor’s)在130年之内许多经济周期的市盈率。另外也可以看到它的130年的平均数是16。而今天,市盈率又上到20了。那么80年之内世界上最大的经济泡沫、最厉害的金融危机还在消化当中,市盈率就又在长期平均以上了?这个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像刘谦的表演一样:必有蹊跷。


但我们抓到蹊跷的细节之前,还需要解释另外一个重要概念:高校资本分派。因为资本算是有限的资源,每个国家的经济成功很依靠他每一块资本能带来多少回报。就算一个家庭的金钱一样,明智地用它的家庭能成为富人。相反,浪费钱的家庭很快就相当落后。


因为2008年底刺激经济活动很急,去年全世界开始了很多紧急大规模的项目,比如修道路。那么修路和任何其他经济刺激计划措施本来有两种效果:短期有本年的增加GDP的影响,长期有投资对国家的生产力所引起的影响。如果你的道路真的很差的话,比如说从家到公司开车要一个小时,修路以后只要半个小时,那的确对经济有好处,因为你现在每天能节省一个小时。但如果你修路以后行程时间还是以前一样,那么你没提高生产力,就算是低效资本分派。就像家住花家庭的储蓄在买新的冰箱上。因为久冰箱没坏,新冰箱也没更多功能,除了冰箱卖家这个月卖了多一台冰箱,预防他破产,没其他好处。另外,花在买冰箱上的钱现在已经不能用去买儿子的课本、太太的高压锅,或者奶奶的药。


那么现在我们可以去掌握经济魔术的蹊跷。


第一,全世界的企业都受过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的影响。基础设施建设创造了不少职业。低利率也预防很多有贷款的人和公司破产。银行收过巨大的资本注资,预防他们也破产。通过给了陷入困境的银行紧急救济,西方政府也引起他们以后去冒更大的险。就像你在赌场亏失所有的钱,回家了以后你爸爸再给你钱。你下一次去赌博可能会更鲁莽,因为你相信下次又出问题的话,爸爸会再次来帮你。这叫“道德冒险”(moral hazard),也是金融危机的一个目前还看不出来的消极的影响。果然,银行拿到了这个钱以后直接又去炒股。结果,去年年底很多银行就报道利润提高了,大都是股市交易利润。问题是,这样的股市情况并不代表经济健康。


第二,虽然他们对资产评估很清楚,全世界大多数的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还留着金融危机之前的资产价值。不少国家有“公允价值会计”(fair value accounting)的规律,但大都国家没有“调至市价”(mark-to-market)的法律,所以大都银行将会在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上留着原来的贷款价值。英国广播公司两周前发布了一部报道,表明了国家整个商业房产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高估为25%。如果这些贷款要调至市价的话,那么大多数英国银行就马上再次需要政府的注资。再来一轮政府注资的话,无法对全球经济和股市没有严重影响。所以,因为银行都不敢这么做,英国财务专业人员对此已经有生造了一个新词,就是delay and pray –“延期与祈祷”。意思就是银行本来知道他们的大多贷款已经仅仅值得账面上的价值的一部分,但他们太怕调价的经济后果,所以延期调价,同时祈祷上帝将有某些事件来帮他们解决问题。我这里把两个词联合起来造出一个新中文词:“延祈”,欢迎大家来使用。


经济学的妙处在于它完全像物理学一样,牛顿的“作用与反作用定律”原则也在这里适用。只有一个区别,就是反作时间说不定。


春晚坐在刘谦旁边和后面的人,给我们的感觉是中立观察者,但本来他们都是同谋,包括主持人董卿。同样我们也认为全世界中央银行和监管当局也是中立观察者来确保公平金融市场交易,但按照事实来看,他们也算是同谋。刘谦玩儿的是三块钱,多半也是他自己的三块钱。但全世界中央银行在玩儿的是老百姓的税款和储蓄,也不只是三块。


不过一个巴掌也拍不响。大多数人现在买股票或者买房时,早不管收入流,只看他们对股票或者房子的增值期望。其实,资产价格也会有被经济周期引起的发展,所以在做投资时这个也应该考虑。但如果增值期望成为买家的最主要推动力,那就是泡沫市场的定义。这是说,你本来知道如果用收入流来算,资产价格已经不合道理的,但你相信你买了以后,更多人会来买,引起价格推到更不合道理的水平。那不算是投资,而是投机,说赌博也正确。这种环境对国家、对世界发展有负面影响,只对几个控制赌场的人有好处。


2600年前的《管子•牧民》里有这句话:“天下不患无财,患无人以分之”,白话就是:天下不怕没有财富,只怕没有精明的人去管理这个财富。管仲大师那么早已经看得很清楚,至今挑战还是一样。说到这里,我就慢慢明白为什么“仙”这个字有单人旁和山那两个部分。在古时,仙人因为受不了社会的愚蠢,一般都撤到山区。虽然我一点智慧也没有,有时候我觉得去呆在山上一段时间应该很不错。武当山应该挺好,那里学呼吸吐纳。


你喜欢这篇文章吗?请帮我改善我的中文写作能力,用文章的维客版纠正语法、句法、词汇错误。革命尚未成功,网友仍须努力!多谢你:)



我要评论



“玩儿经济魔术”有4 个评论

Avatar

小笨笨

2012年08月07日 下午 4:31

你说的向父亲借钱继续赌博的行为,与“moral hazard”这个词似乎没有太大关系。当然如果你自行用文中的例子创造性地给“道德风险”做一个全新的定义,我觉得也未尝不可,因为仅从中文的字面意思来看,两者之间还是蛮贴切的。
你对“仙”字的理解真有意思,看来只要把自己的一些奇思妙想说出来就是一种创新。思维与理解的创新。
至于房价的投机,在上大学的时候我就相信着泡沫很大,但是直到现在这个泡沫还在涨,而且似乎很有“大到不能破”的态势。如果当初人们都和我的想法一样,不赞成买房的话,不知道他们今天是会后悔呢还是会欣慰呢?

回复

范德文

2012年08月12日 上午 8:17| 编辑

我这边用“父母”作为隐喻,指的政府、国家资金。
关于房价,恐怕这话题已经太敏感了。我几乎每天都能听到人说“啊呀,中国不一样了”。是的,中国有它的特色,就像印度或巴西也有它们的特色,不过一个是确定的:无论在什么地方,你在家开水龙头的时候,水会从上面到下面流下,而不是往天弹出。地球上,重力在哪儿都一样。只能说两句英文,有经验的投资者经常会用:“What goes up must come down“,还有“A bubble is not a bubble, until it bursts”。

回复

Avatar

小夏

2010年02月25日 下午 10:45

这事也太…美国不怕被那些银行拖累死?或者说他们要开始印钞了?

回复

Avatar

范德文

2010年02月26日 上午 10:29

就像文章里面说的:反作用必有,只是时间说不定。西方许多国家的资产价格必须再下降,印钞也只能增加通货膨胀。反过来,增加通货膨胀也需要利率增加。利率增加就会停止经济复苏,也会给许多陷入困境的银行和企业带来更多压力。左右为难。

回复

分类文章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