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写中文博客列表

分类于 ‘经济’ 的文章

如果金钱不能买到快乐,那消费应该更拿不到。有些身边的朋友会跟我说:“但我买衣服的时候真的会很开心啊!” 我对这样分不清“快感”和“快乐”的人感到怜悯。就像一个嗜酒者一样,虽然醉时有些快乐的相似,但一清醒了很难过,并除了尽快再喝醉之外已经想不到别的方法。


其实,快乐和金钱的关系早有科学家分析,比如美国GALLUP公司不久前发布相关的报道。我翻译了报道里面的关键图标之一:


世界生活满意度与人均GDP


从以上的图标我们能看出两件事:


一,GDP和生活满意度有一种正关联,不过一达到基本生活水平,这个关联越来越弱;越提高GDP,越难提高生活满意度。换句话说,金钱对快乐造成的影响遵循边际效用递减原理。


二,从这个图标的数据可以推断世界“快乐生产效率”排行榜,这是说:哪些国家能用最少资源来给人民提供最高的生活满意度?没来得及拿到原始数据算出,但五佳排行榜应该如此:委内瑞拉、巴西、哥斯达黎加、墨西哥、巴基斯坦。比如委内瑞拉的人均GDP在美国的五分之一,但是他的生活满意度是同等的。相反,香港和丹麦的人均GDP同等,但生活满意度区别很大。在一个资源有限的世界上,国家快乐生产效率实在很重要。


阅读全文>>

虽然还没完全拿定主意了,今早谷歌中国的搜索自动转至谷歌香港的搜索结果,就算是差不多这么着。谷歌公司自己说是因为不愿意继续审查国内搜索结果,中外媒体评论家说是找借口因为在国内做得不成功,或者因为发现国内公司被打入了,等等。


由于我以前在互联网行业工作过,到今天仍会和一些和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见过面的互联网行业高级管理人接触,可以说除了高瞻远瞩的程序员之外,看来他们还真是两个理想主义者。理想主义者一般也有点天真。一个公司,不管多大,怎么改得了一个国家的法律?另外,中国法律也一直在改革,不久以后变到你们所想要的状态,那难道你们又对这个市场感兴趣,从零开始再来?


退出这个市场的话,最立即的影响就是中国的3.6亿网民现在大概只有一个搜索选择。因为谷歌在国内有30%的市场份额,也算是一亿多谷歌用户被放弃。这方面具体影响也不太方便说,但我可以引用今天在优酷网相关视频foreverking2008网友的比较幽默的评论:“感觉不到GOOGLE和百度之间差距的人,我估计你们都是用来搜索韩国偶像剧比较多”


阅读全文>>

玩儿经济魔术

2010年02月23日 | 分类: 经济

不管韩寒怎么说,我想最后还是刘谦的表演在春晚最打动人家了。只要我们记住,真正的魔术只能在书里有,所以看到魔术时,我们应该意识到肯定会有些蹊跷。


其实,在过去一年,我看全球经济发展时,给我就像看刘谦的魔术一样的感觉:必有蹊跷。


首先说一下,比我懂经济的人很多,其中会写地道的汉语的人也很多。那么这里不必重复谢国忠或媒体已经所报道的事情,今天我只来介绍对目前经济情况两个主要概念:资产评估和高校资本分派。


虽然价值是一种主观概念,我们可以用依靠经验分析来测定它。这样来做的话,资产价值就取决运营资产的收入流。股票的收入流是公司的利润或股息。房子的收入流就是租金(你自己住的话就是你能节省的租金)。资产价和它的收入流的比例就叫做“市盈率”,或者说,你需要几次当年的收入流来回报你的投资。


为了给我们一个参考,我们可以去查一个国家的好几年的所有上市企业的平均市盈率,来计算它的长期平均数。因为虽然有了经济周期,我们可以用长期平均数来判断在目前的周期当中,市盈率是不是合理的。比如,在经济扩张当中,我们的市盈率可能要在长期平均数以上。在经济危机当中,它应该在平均数一下。



在上述的图表上可以看到美国标准普尔指数(Standard & Poor’s)在130年之内许多经济周期的市盈率。另外也可以看到它的130年的平均数是16。而今天,市盈率又上到20了。那么80年之内世界上最大的经济泡沫、最厉害的金融危机还在消化当中,市盈率就又在长期平均以上了?这个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像刘谦的表演一样:必有蹊跷。


阅读全文>>

今天法国报纸L’Express报道去年中国旅客在法国消费增长了47%,超过俄罗斯人,因此中国人已经成为在法国消费最多的国籍。基于Global Refund公司2009年免税购买报告,2009年整年中国旅客在法国花了1.5亿欧元(15亿人民币),平均购物篮价值,这是一个人一个商店里一天之内一次购买平均消费是1045欧元(1万人民币)。平均购物篮第一位是乌克兰旅客(1487欧元),第二位是沙特阿拉伯旅客(1435欧元)。看来去巴黎的旅客都不是老百姓!


阅读全文>>

现在谁在睡觉?

2010年01月11日 | 分类: 中外关系, 经济

两天前,在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日报《纽约时报》周末版里有《世界是平的》作者汤马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的文章,下面我花了一点时间给大家翻译一下(原文


香港回归以后曾任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届行政长官董建华,前几天给我提出了三句话来总结中国当代经济史。他说:“中国在工业革命时在睡觉当中。在信息技术革命时她在睡醒当中。在绿色革命时她打算完全地参赛。”


告诉你,我正在中国就完全坚信有一天历史学家后顾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他们会说最主要发生的事情不是经济低谷,而是中国的绿色大跃进。能源技术革命不仅是机会,而且是必需的,是北京领导人们已经理解的很清楚。他们也打算抓住此机会。


相比之下,我们在努力收拾好阿富汗。祝好运!


好了,这样说有点不公正言辞攻击。但另外一句话就很公正:英特尔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安迪•葛洛夫(Andy Grove),曾爱说公司发展的过程中会有“战略反弯点”,就是说公司遇到基本经济因素变化的时候,公司要么决定在周期性下跌时投资和选择更有前途的方向,要么不行动和衰败。国家也这样。


阅读全文>>

分类文章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