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写中文博客列表

分类于 ‘发明’ 的文章

上周末我在中国作家和百度文库之间的纠纷下看棋了。估计很多人已经知道大概情况:由于百度文库提供免费全书下载,并据传说不认可侵权、不愿意和作家分红,两周前中国作家联名把百度叫作“窃贼公司”。接下来,中国作家代表团上周和百度有谈判,但周四会谈又陷入僵局了。


结果,韩寒在博客上写了一个文章:“为了食油,声讨百度”。第二天,他写了“给李彦宏先生的一封信”,信中说到:“我们也不是要求你们把百度文库关了,我们只是希望百度文库可以主动对版权进行保护。(…)百度文库完全可以成为造福作家的基地,而不是埋葬作家的墓地。”最后,他说:“倘若百度文库始终不肯退一步,那我可以多走几步,也许在不远的某天,在您北京的办公室里往楼下望去,您可以看见我。”


后来中国互联网很多人这方面提出自己的看法,包括KESO,他写得比韩寒现实:“在这个时代,如何定义版权,如何重新发现价值、分割利益,需要各方共同努力”。王小峰写得更讽刺:“不要跟我提法律,如果按照法律来办事,有百度的今天吗?”


阅读全文>>

深圳华世泊车设备公司不久前提出“立体快巴”的概念,一种行驶在固定线路上的巨型公交车,同城市电网进行实体连接以获得动力。通过电能和顶部太阳能装置收集的太阳能共同驱动。在人口密度巨大的中国大城市,以这种每次可以运送1200名乘客的立体快巴作为同城往来的交通工具显得颇为可行。把环保、技术和交通领域结合起来,实在是一种出类拔萃的概念。



两周前美国互联网报纸“The Huffington Post”第一次在外媒报道,现在在谷歌新闻搜索公司的英文名就能找到世界各国的主要媒体报道,如意大利波兰印尼巴西芬兰罗马尼亚比利时英国阿根廷越南,等。由于环保和城市交通挑战,全世界已经在赞赏这样一个富有创新的设想。


不过虽然从外媒的角度来看“远来的和尚好念经”,但是在The Huffington Post的文章上面也有一名中国网友写汉语的评论说:“在中国大部分的城市连地铁都没有。像我所在的城市,将在今年修建地铁,2014年完工,2015年投入使用。中国并没有高速发展的基础。”


阅读全文>>

上个星期在本博客的《创造力的重要性》文章上面谢伟网友写了一个非常出口成章的评论。我写完回复之后觉得应该把他的观点和我的答案造成单独文章,因为字量实在比较大。


谢伟的评论:


您好,范德文先生。听您娓娓道来中国及中国人的创造力,我不禁哑然失笑。身为一个中国人,我怎么就不知道我们中国人有什么创造力。您说“铁犁,分行栽培”是了不起的发明创造。可是我在科学杂志上好像看到培土翻地的犁好像是最早由中东地区的人民发明的【确切一点的说是好像是两河文明时期的人们发明创造的】。而分行栽培只是适用于水稻生产地区,说起水稻栽培还有一点争议,有的科学家认为水稻栽培最早是由越南人发明的,后传入了中国【南方地区】。


铁犁的最大好处就在于铁这种金属的本身材质极佳。欧洲的各种自然资源非常匮乏,使用铁犁并不意味着我们中国人有多么的先进,头脑有多么的聪明。按照我们中国人的说法,就是我们中国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三种优势里的前两种优势,再加上“人和”这种独特的优势。结果呢,封建专制制度在中国一统治就是将近两千年,请问一下:范德文先生,您对我们中国近两千年里处于一种发展停滞的状态有何看法?在这两千年里我们中国人都做了一些什么重大的事迹和贡献?学习历史的人都知道欧洲在中世纪以前还处于一片蛮荒的状态,那时北方的游牧民族日耳曼人还未定居下来,还处于一种逐水草而居的生活状态中。


阅读全文>>

本文章为了改善“创造力的重要性”的搜索结果重新发布博客开幕文章的改性版。


中华人民共和国去年六十岁了。我想所有的中国人对近来30年的经济成就应该感到很骄傲。成就其实很多,很了不起,但我想来用这种综述:中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在1949年只是35岁,而在2008年这个数字是73岁。其他数字都不用说了,因为它表示生活质量被提高。也不只是一点点提高。


在我看来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到今天,有两个不同的大阶段和推动力:1949年到1979年,是加强国家内部控制的阶段,主要推动力是意识形态。1979年到2009年,是国家劳力与全球经济整合起来的阶段,主要推动力是实用主义。最近奥运会组织,全球金融危机等角色,都让世界人民意识到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主导国家之一。


深思这些近来成就与国家的潜力,我认为在下个30年的阶段,中国人需要开采一个比整个山西的煤炭、比整个新疆的天然气、比整个云南的普洱茶都还有价值的资源:那就是你们自己的创造力。


阅读全文>>

质数螺旋图的意义

2010年03月03日 | 分类: 创意, 发明, 技术

斯塔尼斯拉夫•乌拉姆(Stanislaw Ulam)(1909年 - 1984年)是一位美籍波兰数学家。他曾参与曼哈顿计划(二站核武器),亦有参与研究核能推动的航天飞机。



虽然核武器不是好事,从乌拉姆教授的身上我们可以学到一种相当有价值的事情。他1963年在会议无聊中在一张草稿纸上画了一个简单的整数螺旋,像下述:



然后他圈起来了螺旋上的质数,像下述:



圈完了他发现螺旋上的质数看来显出非随机的模式。那天回家了以后,他马上就把这个螺旋画了更大,而确认了他头次的观察。几个月以后,这个质数螺旋图(也被称素数螺旋图,国外叫作 Ulam spiral — “乌拉姆螺旋”)出现在《科学美国人》杂志(Scientific American)的1964年3月份的封面上,让全世界发现质数的主要特性之一。从下述的到数字25600的质数螺旋图,用黑点代表质数、白点代表非质数,斜纹模式很清楚地看出来:



阅读全文>>

分类文章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