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写中文博客列表

分类于 ‘社会’ 的文章

乔布斯的遗留

2011年10月06日 | 分类: 创意, 社会

不是完全意外的,但STEVE JOBS今天因癌症去世还是使世界人民惊愕。

我能确定,乔布斯给我们留下最有价值的东西并不是iPhone或iPad,也不是Macintosh或iTunes,而是他2005年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做的演讲。 他在14分钟之内、通过三个故事,分享他的主要人生哲理。 在网上已有不少带汉语字幕的版本,但很多翻译没有抓住演讲里面的许多要领。 我的翻译里应该有些措辞不当,不过我能保证我没有误会STEVE大人的意思。 我2009年第一次看到这个演讲以后,决定离开世界五百强公司的管理职务,并专心致力于提高人们的环保意识。虽然这个工作还没做完,但如果没有STEVE的演讲,说不定我会不会这样做。

“不要让其他人喧嚣的观点掩盖你真正的内心的声音。你要有勇气去听从你直觉和心灵的指示。它们在某种程度上知道你想要成为什么样子。所有其他的事情都是次要的。”

阅读全文>>

关于美女和自行车

2011年09月13日 | 分类: 保健, 环保, 社会

96年在东莞某一个工厂的会议室里:“你最起码让我们给你买一个摩托车吧”,老板说,但我回答:“我喜欢骑自行车,它很合适我。”所以他们买了一台凤凰28,漂亮的古色古香的黑车子给我。不久后,来了一位新秘书。她说:“哦,你就应该是那个骑自行车的外国人吧, 我一些住市中心的朋友提到过你。”东莞人口当时大概有100万人;定住外国人总共20位, 其中骑自行车的只有一个。 有时候,出名蛮简单。

后来,我换了公司,搬到深圳去了,工资也要高点。朋友们说:“你为什么不买一个汽车呢?”我说:“我喜欢骑自行车,它很合适我。”当时,手机仍只是老板和二奶的工具,肯定不会有骑自行车的失败者来用。所以,路上的人就有另一个原因盯着看我:两种异常现象合为一体。有一天,一个自己骑自行车的女孩目瞪口呆地看着我骑着通电话,她就撞到交通标志上。

几年后,我是来北京工作,住在建外SOHO的未来派白笼子里。每次出门要带凤凰坐电梯下去,电梯里的人的表情说明大鼻子带28很不正常。有一天,电梯里有一个个子比我矮的男人,打扮像摇滚明星,戴着墨镜。令我比较高兴的是,他的表情并没有给我感觉洋人带洋车有什么奇怪。我就想:“住在首都还真不错,虽然衣着风格有点反常规,但看来本地人还挺谙世故的。” 几天后,我和朋友在地下停车场又看到他了,朋友说:“那是李咏,他住在你楼上。” 好丢人啊,我这个猪头离开父母家以后从来没买电视,对央视明星无知到难以置信的地步。其实我发现在首都,谦虚是很容易学会的;不管你做什么,总是会碰到一些比你强几倍的人,特别是成名致富方面。

阅读全文>>

我每次在国内跟朋友去唱K的时候,看大家唱那些无意义的英文歌,都感到很惭愧。由于在国内出名的英文歌选择实在太烂,估计一般中国人认为国外的歌就是这么一回事。 本来,全世界大部分流行音乐歌曲的确都很肤浅,只是模仿别人的作品和风格。 但时常会出现一首出类拔萃的歌曲或歌手,像一根支柱一样,来支撑一个时代的完整音乐作品。 有时候特点要么就在旋律上、要么在歌词上、要么在编曲上,或在视频上。效果就像通过空气波促成一个跨国电击一样:忽然并永久转变一个年代的世界观或自我形象。知道这些歌曲,才能开始了解那年代的西方人。

为了把这个概念解释清楚,我想本来只有一个办法:从今天起,往往会在本博客上给大家介绍西方流行音乐的一位歌手、一种主题,或者一种趋势。看到这些歌曲的视频以后,估计你们多半会下结论音乐不只是为了唱K而存在的。

那么第一场非在我老家开始不可。我来自一个小国家,面积和人口和海南岛没什么大区别。它虽然小,但有三个官方语言:荷兰语、法语、德语。原则像瑞士一样:要看你在哪个地区长大,你在家里、在街上、在学校、在商店或在法院里就会说本地语言,剩下的要你去学校学。大学毕业生一般除了三个官方语言之外也会英文,后来因为很多比利时人会去西班牙或意大利过暑假,也会这些语言之一。此外,因为国家小,周边其他国家又最多一个小时的路程就可以到,经常会接触他们的文化输出品。我记得小时候,开收音机时,一个小时之内听到半打语言的歌曲很正常。

我这个小国家有过一名大红大紫歌手,叫雅克•布雷尔(Jacques Brel),1929年生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郊区斯哈尔贝克(Schaerbeek)。他1949年开始写音乐和表演,1950年结婚,1954年搬到法国巴黎去,在那里的卡巴莱表演和编歌曲。50年代之末他和妻子与三个孩子分居了,那时候开始他的歌词变成更深刻、更严酷,不过同时也更幽默,描述爱情的复杂性、人生斗争、社会冲突和死忙。他的歌曲虽然主要是法语的,也有不少荷兰语的。

60年代布雷尔的歌曲开始在世界舞台出名,同时在许多法国电影演出。全世界人民最起码一般都认识布雷尔的一首歌:《阳光季节》,法文原版叫《Le Moribond》。1961年的原版包括一些讽刺暗示他妻子的不忠实,不过英文版没有把它翻译过来。美国法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 录了他的《别离开我》一个改编歌。《别离开我》到现在有20多语言版。

1973年他开始自己环球航行,不过出发几天以后,他被诊断为肺癌。他回到巴黎去做治疗,做完了以后继续环球航行。他1975年到了法属波利尼西亚的马克萨斯群岛,决定在那儿定住。1977年他回到巴黎去录他的最后一片专辑,然后1978年49岁的时候,雅克•布雷尔死于肺癌。他墓地在马克萨斯群岛离法国印象派画家保罗•高更的墓地只有几米。

我这边分享三首歌:

《别离开我》(Ne me quitte pas)

《那些人》(Ces gens-la)

《资产阶级的人》(Les bourgeois)

(有没有人注意到在场的观众都是什么样的人吗)

我小区里有几个大水池。我两年前搬过来的时候,发现夏天在这些水池里活着很多青蛙。按照自然法则,为了找到他们的对象,这些青蛙天黑了以后会呱呱乱叫。我记得那时候晚上12点多经常开着窗户床上看书,听青蛙之合唱还真舒服。 在大都市这样的东西实在很难得。 但可惜的是,小区里面好像有一些人觉得没法闹中取静,所以去年青蛙都给杀了。后来大家惊讶地发现,蚊子突然怎么那么多?


今早一上了TWITTER发现都在讲本·拉登死了,奥巴马马上要开新闻发布会。给大家翻译几个相关微博:


@AmandaStratton说:姑娘嫁给王子了,反面人物死了,真是地球上的一个迪斯尼周末呀! (The girl married her Prince. The bad guy is dead. It’s a real Disney weekend here on Earth.)

@ellachou说:我们用了十周年、两场战争和三万亿美金,终于逮到他了。相比,我们同样用了十年,但只花了2500亿美金登陆月球了。 (After 10 years, 2 wars, and committing $3 trillion, we got him. By comparison, it took 10 years & only $250 billion to land on the moon.)

阅读全文>>

如果金钱不能买到快乐,那消费应该更拿不到。有些身边的朋友会跟我说:“但我买衣服的时候真的会很开心啊!” 我对这样分不清“快感”和“快乐”的人感到怜悯。就像一个嗜酒者一样,虽然醉时有些快乐的相似,但一清醒了很难过,并除了尽快再喝醉之外已经想不到别的方法。


其实,快乐和金钱的关系早有科学家分析,比如美国GALLUP公司不久前发布相关的报道。我翻译了报道里面的关键图标之一:


世界生活满意度与人均GDP


从以上的图标我们能看出两件事:


一,GDP和生活满意度有一种正关联,不过一达到基本生活水平,这个关联越来越弱;越提高GDP,越难提高生活满意度。换句话说,金钱对快乐造成的影响遵循边际效用递减原理。


二,从这个图标的数据可以推断世界“快乐生产效率”排行榜,这是说:哪些国家能用最少资源来给人民提供最高的生活满意度?没来得及拿到原始数据算出,但五佳排行榜应该如此:委内瑞拉、巴西、哥斯达黎加、墨西哥、巴基斯坦。比如委内瑞拉的人均GDP在美国的五分之一,但是他的生活满意度是同等的。相反,香港和丹麦的人均GDP同等,但生活满意度区别很大。在一个资源有限的世界上,国家快乐生产效率实在很重要。


阅读全文>>

分类文章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