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写中文博客列表

分类于 ‘创意’ 的文章

乔布斯的遗留

2011年10月06日 | 分类: 创意, 社会

不是完全意外的,但STEVE JOBS今天因癌症去世还是使世界人民惊愕。

我能确定,乔布斯给我们留下最有价值的东西并不是iPhone或iPad,也不是Macintosh或iTunes,而是他2005年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做的演讲。 他在14分钟之内、通过三个故事,分享他的主要人生哲理。 在网上已有不少带汉语字幕的版本,但很多翻译没有抓住演讲里面的许多要领。 我的翻译里应该有些措辞不当,不过我能保证我没有误会STEVE大人的意思。 我2009年第一次看到这个演讲以后,决定离开世界五百强公司的管理职务,并专心致力于提高人们的环保意识。虽然这个工作还没做完,但如果没有STEVE的演讲,说不定我会不会这样做。

“不要让其他人喧嚣的观点掩盖你真正的内心的声音。你要有勇气去听从你直觉和心灵的指示。它们在某种程度上知道你想要成为什么样子。所有其他的事情都是次要的。”

阅读全文>>

我每次在国内跟朋友去唱K的时候,看大家唱那些无意义的英文歌,都感到很惭愧。由于在国内出名的英文歌选择实在太烂,估计一般中国人认为国外的歌就是这么一回事。 本来,全世界大部分流行音乐歌曲的确都很肤浅,只是模仿别人的作品和风格。 但时常会出现一首出类拔萃的歌曲或歌手,像一根支柱一样,来支撑一个时代的完整音乐作品。 有时候特点要么就在旋律上、要么在歌词上、要么在编曲上,或在视频上。效果就像通过空气波促成一个跨国电击一样:忽然并永久转变一个年代的世界观或自我形象。知道这些歌曲,才能开始了解那年代的西方人。

为了把这个概念解释清楚,我想本来只有一个办法:从今天起,往往会在本博客上给大家介绍西方流行音乐的一位歌手、一种主题,或者一种趋势。看到这些歌曲的视频以后,估计你们多半会下结论音乐不只是为了唱K而存在的。

那么第一场非在我老家开始不可。我来自一个小国家,面积和人口和海南岛没什么大区别。它虽然小,但有三个官方语言:荷兰语、法语、德语。原则像瑞士一样:要看你在哪个地区长大,你在家里、在街上、在学校、在商店或在法院里就会说本地语言,剩下的要你去学校学。大学毕业生一般除了三个官方语言之外也会英文,后来因为很多比利时人会去西班牙或意大利过暑假,也会这些语言之一。此外,因为国家小,周边其他国家又最多一个小时的路程就可以到,经常会接触他们的文化输出品。我记得小时候,开收音机时,一个小时之内听到半打语言的歌曲很正常。

我这个小国家有过一名大红大紫歌手,叫雅克•布雷尔(Jacques Brel),1929年生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郊区斯哈尔贝克(Schaerbeek)。他1949年开始写音乐和表演,1950年结婚,1954年搬到法国巴黎去,在那里的卡巴莱表演和编歌曲。50年代之末他和妻子与三个孩子分居了,那时候开始他的歌词变成更深刻、更严酷,不过同时也更幽默,描述爱情的复杂性、人生斗争、社会冲突和死忙。他的歌曲虽然主要是法语的,也有不少荷兰语的。

60年代布雷尔的歌曲开始在世界舞台出名,同时在许多法国电影演出。全世界人民最起码一般都认识布雷尔的一首歌:《阳光季节》,法文原版叫《Le Moribond》。1961年的原版包括一些讽刺暗示他妻子的不忠实,不过英文版没有把它翻译过来。美国法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 录了他的《别离开我》一个改编歌。《别离开我》到现在有20多语言版。

1973年他开始自己环球航行,不过出发几天以后,他被诊断为肺癌。他回到巴黎去做治疗,做完了以后继续环球航行。他1975年到了法属波利尼西亚的马克萨斯群岛,决定在那儿定住。1977年他回到巴黎去录他的最后一片专辑,然后1978年49岁的时候,雅克•布雷尔死于肺癌。他墓地在马克萨斯群岛离法国印象派画家保罗•高更的墓地只有几米。

我这边分享三首歌:

《别离开我》(Ne me quitte pas)

《那些人》(Ces gens-la)

《资产阶级的人》(Les bourgeois)

(有没有人注意到在场的观众都是什么样的人吗)

快看完《三国演义》了。作为四大名著之一,也作为世界文学珍品之一,开这本书之前我的期待已经很高,不过它实在超越了我所有的期望。我家里的两排大书柜有各国各代的小说和文学经典,但《三国演义》已经要算在最佳十个里面。不仅是情节异常曲折,而且能接近遭遇早先中国文化和思维方式。 虽然能看懂《孙子兵法》里的“兵者诡道也”,但看《三国演义》以后才开始明白这条原则有多么深远。阅读的每一个字一直感觉很有幸。这次不多说,我看完以后专门写关于这本书的文章。


小说里面很多角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中一位是祢衡(公元173-198),字正平,东汉末年名士和文学家。因为当时曹操想招安刘表,考虑到刘表喜欢附庸风雅,找一位名流担当此任,孔融保举了祢衡。孔融在奏表中称祢衡可与贾谊比美,“淑质贞亮,英才卓跞”、“飞辩骋词,溢气坌涌”,虽然只有24岁,但祢衡声名卓著,但结果没有如所预料。《三国演义》的相关原文如下,已经知道细节的朋友可以往下滚三个段落:


帝览表,以付曹操。操遂使人召衡至。礼毕,操不命坐。祢衡仰天叹曰:“天地虽阔,何无一人也!”操曰:“吾手下有数十人,皆当世英雄,何谓无人?”衡曰:“愿闻。”操曰:“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机深智远,虽萧何、陈平不及也。张辽、许褚、李典、乐进,勇不可当,虽岑彭、马武不及也。吕虔、满宠为从事,于禁、徐晃为先锋;夏侯惇天下奇才,曹子孝世间福将。安得无人?”衡笑曰:“公言差矣!此等人物,吾尽识之:荀彧可使吊丧问疾,荀攸可使看坟守墓,程昱可使关门闭户,郭嘉可使白词念赋,张辽可使击鼓鸣金,许褚可使牧牛放马,乐进可使取状读招,李典可使传书送檄,吕虔可使磨刀铸剑,满宠可使饮酒食糟,于禁可使负版筑墙,徐晃可使屠猪杀狗;夏侯惇称为完体将军,曹子孝呼为要钱太守。其余皆是衣架、饭囊、酒桶、肉袋耳!”操怒曰:“汝有何能?”衡曰:“天文地理,无一不通;三教九流,无所不晓;上可以致君为尧、舜,下可以配德于孔、颜。岂与俗子共论乎!”时止有张辽在侧,掣剑欲斩之。


阅读全文>>

上周末我在中国作家和百度文库之间的纠纷下看棋了。估计很多人已经知道大概情况:由于百度文库提供免费全书下载,并据传说不认可侵权、不愿意和作家分红,两周前中国作家联名把百度叫作“窃贼公司”。接下来,中国作家代表团上周和百度有谈判,但周四会谈又陷入僵局了。


结果,韩寒在博客上写了一个文章:“为了食油,声讨百度”。第二天,他写了“给李彦宏先生的一封信”,信中说到:“我们也不是要求你们把百度文库关了,我们只是希望百度文库可以主动对版权进行保护。(…)百度文库完全可以成为造福作家的基地,而不是埋葬作家的墓地。”最后,他说:“倘若百度文库始终不肯退一步,那我可以多走几步,也许在不远的某天,在您北京的办公室里往楼下望去,您可以看见我。”


后来中国互联网很多人这方面提出自己的看法,包括KESO,他写得比韩寒现实:“在这个时代,如何定义版权,如何重新发现价值、分割利益,需要各方共同努力”。王小峰写得更讽刺:“不要跟我提法律,如果按照法律来办事,有百度的今天吗?”


阅读全文>>

你去SPA吗

2010年10月07日 | 分类: 创意, 推荐文章, 环保, 社会

希望国庆节大家过得很愉快。为了环保,我什么地方都没去。十一北京的天气特别好,骑我的自行车感觉很舒服,去看我的朋友很开心。上周我在荷兰国家电台听到关于海平面上升的报道,虽然已经有国际媒体传达报告,但看来至今中国媒体还没有,所以这里把重点给翻译一下。


据报道,为了农业灌溉、饮水及工业使用,大规模的地下水开采已引起每年海平面上升大概为0.8毫米,或者说全球每年总共3.1毫米的海平面上升的四分之一左右。根据荷兰乌特勒支大学的水文学者和DELTARES研究机构,海平面上升归因于所开采的地下水最终通过蒸发形成降雨进入海里。水文学者们说不久之后在美国的《地球物理学研究信》杂志(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将会解释研究细节。在世界干旱地区,由于地面水更少,地下水开采更常见。如果地下水开采量长期超过通过自然降雨的补充量,含水层将会下降、河流会逐渐断、湿地将慢慢变干。当含水层跌至开采水平之下,甚至最后干涸将会招致生态灾难。目前,海平面上升的一半左右归因于热膨胀、四分之一归因于冰川溶解,剩下四分之一是来自地下水消耗。根据研究家MARC BIERKENS先生,这一研究揭示了地下水消耗最严重的地区是印度、巴基斯坦、美国和中国。这些地区同样也都是具有不可持续的食物生产和水消耗,长期必须遇到重大问题。


阅读全文>>

分类文章

最新评论